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瞀光曰 >正文

这个少年不翩翩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不好犯上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第一次听到白缨络的名字,是在高一开学报道那天。当时我拿着自己的名牌在教室门口排队,因为是初中升高中,学号和名字都是打乱的,所以需要拿着名牌对号入座。“白缨络!”“到!”“这里!”什么情况?两个叫白缨络的同学同时出现在高一四班。周围开始窃窃私语,我也纳闷地看着那两个人。也是醉了,叫个张三李四同名也就算了,白缨络这三个字也能重?还不同性别?!“你们两个只有一位是我们班的,具体是谁你们去教务处问下。赵真真到了吗?”班主任头也不抬继续喊着名字。然后重点来了……我以为他们会火急火燎去教务处,结果男缨络把女缨络拉到角落。“你去其他班吧,4是我的幸运数字。”毫不商量的语气。“不行,怎么能你说了算!”女缨络也不示弱。“得了,那咱们猜拳,既公平又省事。”于是,三秒之后白缨络成功留在四班,还成了我三八线边缘的同桌。没错,就是那个好男偏跟女争,让我跌破眼镜的白缨络。白缨络说自己有脸盲症,为此我常说他出门不带脑子,然后他同样会鄙视地说我不长记性。我们之间的感情是靠彼此并肩作战挣来的。有一次晚自习,我因为帮学习委员抄题目没有来得及吃晚饭,于是只能兵行险招。“小白,你帮我在窗户口把风,班主任来了通知我下。”我拿出老妈准备的爱心便当,狼吞虎咽起来。“我靠,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你下次能不能叫别人做?”“快去啦,还想不想抄我作业了?”我挑挑眉。于是他二话不说端着凳子捧着书,识相地挪到窗户边。没过五分钟,就听他在那叫唤,“苏流,苏流,来了来了!” 我把书盖在便当上,紧张地看了看窗外,果然……“白缨络,你个二货,隔壁班的你也能认错!”我简直无语。“不好意思,失误失误,你继续……”他笑得治疗老年癫痫病的最好方法特贱,不知道他有脸盲症的人肯定以为他在耍我。但说也奇怪,这事他只和我一个人讲过。我不再理他,赶紧速战速决,因为实战经验告诉我,那个二货还是会有失误,果然……“白缨络,苏流,你们两个要造反啊!”班主任真的出现了,还一副疾言厉色的样子。我后怕地吞下最后一口韭菜,狠狠地瞅了一眼白缨络,然后低头认错。“教室里搞得乌烟瘴气,还影响别的同学自习,你们两个给我去操场跑两圈反省一下!”我悲催地出现在操场,懒得说话,因为当时内心是崩溃的。白缨络却异常兴奋地一会跑到我左边,一会跑到右边。“生气啦?苏流同学,我保证下次同样的错误不会再犯,额,我是指认班主任……”我停下脚步,“我就不明白了,天天在眼前晃的脸,你都认不出?你确定你不傻?”“我哪知道她今天头发会放下来,以前都是盘着的,放心吧,下次绝对一眼认出。我就不信她还能捣腾出什么其他发型!”我晕倒,“下次还信你有鬼呢!”可是事实上我就是不长记性,对他还是会委以重任。高一那会,学校篮球队有个风云人物叫李志云,他是颜值与技术并存的神奇角色,很多女生都对他暗送秋波,我也不例外。于是某个艳阳高照的午后,我推了推正在打盹的白缨络。“小白,麻烦你个事儿呗!”“又干嘛!”“帮我把这个交给李志云。”我从书桌下面抽出一封信。“我不认识,不去!”“哎呀,我会跟你形容的,我相信你!”白缨络听了突然来精神了,“这话可是你说的。”我立马点头,并且讨好的把完成的作业全塞给他。第二天中午,李志云在篮球场打球。我拖着白缨络在树荫下观战,等他们休息的时候,我马上抓住机会。“小白,那个个儿最高,戴眼镜,长得最好看的就是李志云,然后他穿的球衣是十一号,数字你总不会弄错吧!”“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我过去了……”“嗯,我回教室等你。”山东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我紧张地逃离现场。其实我一直不明白,白缨络为什么那么听我的话,虽然他喜欢抄我的作业,但是他的成绩并不算太差。我暗自对自己说,如果这事干得漂亮,那我以后就对他好一点。但事与愿违,当一个陌生人拿着我的情书来班里找我的时候,我深深觉得白缨络这么仙气的名字,它的主人实在配不上。我把情书撕了扔在他桌上,红着眼睛说,“白缨络,你个智商低情商低的混蛋,我们冷战一个月。”白缨络显得很无辜,“凭什么!我可是按你吩咐办的,难道不是十一号?”“是十一号,不过那是对方的十一号!”我对自己说,他有病,不要跟他斤斤计较,不过那次是我们吵架最严重的一次,或许只有我这么认为,因为白缨络仍旧笑得没心没肺。后来高二要文理分班,白缨络的选择恐惧症让他无所适从,我总笑他一个大老爷儿们,事情比女孩子还多。那段时间,他每天都要问,“苏流,你说我适合学文科还是理科?”我懒得理他,有时候会开玩笑说,“实在不行你扔硬币,就跟你那会来四班一样,简单明了,上天帮你做出选择。”结果,他真的听了我的玩笑话,扔了硬币,最后选了文科,和我一样。不知道为什么,那刻我突然有种甩不掉他的错觉。文科只有四个班,都在同一个楼层,就算我和白缨络没有分到一个班,那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我托着下巴,有些自作多情地问他,“你不会是故意的吧?”白缨络看看我,突然叹了口气,反问我,“你说呢?”啊?我后背一阵阴风刮过,我上下打量着他,难道自己一直被他忽悠来着?这种想法越来越清晰。我清了清嗓子,“算了算了……你还是笑得贱一点吧,那样我有安全感。”“……”之后白缨络分在我隔壁班,我们互相合作或者奚落的机会没有了。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生活十分枯燥。偶尔课间白缨络会来找我吐槽,说他们班谁谁谁暗恋谁啦,谁谁谁成绩变差孩子在治疗癫痫病时,治疗的费用是多少呢?啦,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嘲笑他,一大老爷儿们管那么多八卦干什么,但是现在,我希望他多说一点,让我的生活变得有趣一些。有一次,白缨络告诉我他喜欢俩姑娘,不知道选哪一个。我听到的时候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我问他喜欢人家什么,他说一个颜值好,一个成绩好。我想了想说,“那你选学习好的,颜值靠化妆,也是能弥补一些的。”白缨络摇摇头,“底子不好,再修饰也是东施效颦,如果长得凑合,学习又好,那就完美了。”“你丫心真大,要不我把我们班长介绍给你。”白缨络摸摸我的额头,“你真是无药可救。”说完就回教室了,留我一个人在原地莫名其妙。那次之后,白缨络没有再提他喜欢的俩姑娘,我跟他还是战友的关系。不过,文科班女生多,女生一多,是非就多。有传言说,白缨络喜欢苏流。听到消息后,我立马传来白缨络问话,“什么情况?”“我哪知道?”“你们班传的,你不知道?”“嘴长在她们身上,我管得了?”“也是,最近风声紧,咱俩先避避。”“同意。马上月考了,结束再说。”我和白缨络跟打游击战一样,谈完之后立马撤离。我不再管流言,安心看书。接着不久后,我被另一个消息震惊了。白缨络这次月考居然是文科班第一名。说实话,我很为战友高兴,但同时我深深有一种被耍的感觉。我去,看来以前一直装疯卖傻来着。那天,我们一起放学回家,我弱弱地说,“原来你一点也不笨啊。”他又笑得贱贱的,“多亏了那些年你的作业啊。”“切,少来,你变得这么优秀,我只能望其项背了。”我心里突然怪怪的,就好像你以为很了解一个人,但其实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因为有人说过一句话,为此我不得不努力一点。”“什么话?”“之前有个家伙追你,你拒绝他的时候是不是说过,不是最好的你不要。”不是最好的我不要,这话我确实说过,还是高一的时候呢小儿癫痫急救方法是什么。“所以,我就让自己变成最好的啊。”我思维有点转不过弯,“什么意思啊?”白缨络无奈地摇摇头,“你怎么这么笨!我在和你表白啊!”“我靠,白缨络,那你的意思是我长得凑合咯!”“你能不能捡重点听……”“不能!还有你确定不是把我的脸想象成其他人的了,你不是有脸盲症?”白缨络当时笑得特夸张,“这么说吧,你的脸跟其他人的不一样,在我脑海里是特别的。”我听了起一身鸡皮疙瘩,“我靠,哪个王八蛋说你智商低情商低的?”白缨络一脸嫌弃地看着我,好像在说,这么明显的答案还需要问吗?那天之后,我们仍保持战友的关系,只是有一点点变化。看到白缨络和别的女生聊天的时候,我会一脸严肃跑过去说,“小白,你过来!”然后他会很配合地说,“小的来了……”我们一直到毕业之后才正式在一起。有一次,我很矫情地问他,“小白,你喜欢我什么?”他想都没想就说了五个字,很傻很天真。我晕倒,我分分钟没有听出赞美的意思,“我傻?你又是脸盲症,又是选择恐惧症,你不傻?”白缨络拍拍我的头,“所以说你天真啊,我那时候不过随口一说自己有脸盲症,你立刻就信了,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白缨络,你混蛋!那李志云那情书你是故意送错的咯?还有班主任罚我们跑圈那次?”“你那是盲目跟风,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型,不是你的菜,至于班主任,我那不是想跟你多些共患难的机会嘛!嘿嘿…”虽然知道自己被耍很不爽,但是白缨络没病比较重要。相处三年,我们有很多一起二过的时光。白缨络并不是一个有风度的翩翩少年,他会和女孩子计较生活琐事,会看不惯比他帅的人,比如李志云,甚至为了所谓的正义会和别人吵架,但他所有的这些,在我眼里都是能逗我开心的法宝。白缨络,一个骗我有脸盲症的混蛋。不过,我喜欢。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