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乙酸钙 >正文

沦落的青春:第五章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不好犯上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五章

  当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迟到了,闹钟早已在桌子上跳了半天,但是我对此一点感觉也没有,睡得就像吃了迷药的一样。

  我还没穿好衣服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当出了大门时我才发觉脸还没有洗,但这一切都顾不上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学校里,想必这样的速度是除了昨晚以外都从不能见到的。

  当时学校已经上课了,到处都可以听见读文言文和念英语单词的声音。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学英语,我以为中国人是大可不必学英语的,即使要学,只要那些需要用英语的人学就行了,因为抗锄头种地是不用说一句“oh my god”的。

  我走到教室门口时,发现语文老师已经呆在里面了。当时他正端坐在黑板面前的一张凳子上,就像看着一群劳改犯在下面干活一样。我想,要是我突然跑进去的话一定会被他望见的,而站在外面也难免被校长发现,到时候恐怕就又要扫一个星期的地了。想罢,索性就走着进去。

  的确,当我想着走进去的时候我就已经走进去了,语文老师在上面望着我,从眼镜里面露出的一双眼睛盯盯的看着我,就像看着碗里的一只长脚蚊子一样。

  我自顾走到座位上,然后瞧了老师一眼后就坐下了,当时全班同学哄然大笑起来,只有语文老师坐在上面挥然不动。

  被这一笑,我便有些不自在,想拿本书出来应付一下,但是我从桌箱里面一摸,空空如也,我才记起我忘记背书包了。

  此时坐在后面的吴明推了推我,然后把一本语文书递给我,我赶紧把书摆在桌子上,念了起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然而又是一阵哄然大笑,原来当时读的不是《关雎》,而是《登黄鹤楼》,你应该知道我最恨的就是这篇文章了。

  语文老师把眼镜从鼻梁上拉了下来,瞅了我一眼,于是我赶紧把课本翻到了《登黄鹤楼》,跟着念了起来。

  小城毕竟是小城,只要有什么事总会在一天之内传个遍。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昨天的事已经人人皆知了,甚至连一向闭目塞听的警察同志也闻风赶来,当然当他们赶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也就是现在。

  当时我们刚下了第二节课,刚一下课他们就进来了,带头的是学校的校长,校长一进门就问:“王若西和吴明在吗?”

  当时我以为只有校长而已,所以豪爽地举起手来,应道:“在。”

  “出来一下。”

  我毫不犹豫地出去了,吴明也一样。但是当我们出去的时候才发觉是警察同志找上门来了。当时他们都职业性而习惯性地躲在墙后面,一看到我们就立刻冲了过来。我想,假如我们已经满18岁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朝我们的脑袋上敲几下,以显得他们是警察的。

  我们出来后,他们就让我们跟着他们走。你知道小时候老师就让我们听警察叔叔的话,所以我们就老老实实的跟着,一直跟到上了车为止。你应该知道,那是真正的警车,一点山寨的嫌疑也没有。小时候我就一直想,想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当然目的并不是为了找一个好看爱钱的老婆,而是我喜欢速度的感觉,我喜欢飞一般地冲到某个地方去。当然,那个地方并不是派出所,而是小城之外的某个地方,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

  汽车发动了,发动机颤抖的感觉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们就这样被拉到了派出所里,这种拉人的感觉就有点像拉猪的感觉。<北京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br>
  城关镇派出所是小城唯一一个派出所,因为是“唯一”所以就被建在县政府旁边了。因为这样距离领导近,当领导发生意外的时候可以随时出动,解救领导于水火之中。当然这样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犯人被抓来后就被放在领导的旁边了,对领导的生命财产产生了威胁。

  我们下车后就被带进了一间屋子里,里面鬼魂似的飘着几个警察同志。后来我又在一张桌子后面发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他就是害得我们扫了一个星期的地,给我们下战书的家伙,当然我今天上课的时候刚刚打听到了他的名字:何肖肖。

  他娘的,真是一个欠“削”的家伙。

  在何肖肖的旁边依然是那个女人——大概是何肖肖他娘——她一见到我们就激动起来,撸起袖子要向我们冲来,但后来被两个民警拦住了,于是她只得隔着桌子在那里破口大骂,从她的骂声里大概可以知道她也是学过文言文的,而且多多少少懂点英语——文化人——也难怪骂人那么厉害。

  我环视了一周,发现整个屋子里都是乱糟糟的,其中在一堵墙的上面还横着一根钢管,几个不良少年便被手铐拷在了上面。他们蹲在地上,一只手悬挂在钢管上,十分可笑的样子。然而不多时,我们也被拷在上面了。当时我和吴明正站在屋子里,不知道从那里飞来了一脚,就将我们踢到墙边去了。

  “蹲下!”

  随后一个民警过来将我们拷上。同那些不良少年一样,我们也蹲在墙脚边上,一只手挂在钢管上,我们彼此望着,你应该知道这样的情形是十分讽刺而十一分可笑的。

  我看着何肖肖和那个女人被带到一张桌子旁边去了,然后在民警的“指点”下填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边填还边往我们这边看,不时还用一根手指指着我们。

  他们填完后就离开了,那个女人在离开的时候还不忘用手指往我头上戳一下,还顺便吐了一口口水,幸好我让了一下,口水就吐到我旁边的那个不良少年脸上。吴明见状,哧地一声笑了出来,而那个不良少年一点反应也没有,像是他娘的一根木桩一样。

  “土匪!强盗!”那个女人出去前骂了句。

  何肖肖他们出去后民警就把门关上了,这样的情形让我想到了杀人灭口。

  随后那个关门的民警回到桌子后面拿了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后就朝我们走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条皮带。

  他朝我们走来,踢飞了一条挡路的凳子,然后蹲在我们面前。

  “你们真厉害啊!打人!”他说时皱起了鼻子,露出了两排白牙,不停地上下点头,像一只吃了摇头丸的癞蛤蟆一样。#p#分页标题#e#

  “不是我们打的,是他们打我们。”吴明在一旁解释道。

  “他打你们?!他打你们?!”

  吴明说时,身上挨了他两皮带。

  “是他打我们的,不信去查啊!”

  “去查!?去查!?”

  说话间,我也挨了两皮带。

  “你们为什么打人?”他又问,仿佛是在戏弄我们。

  说时,皮带已经划到我的脸上了。

  “我们没打人!”

  这一说,我们就挨了无数皮带,只见他豪爽地朝我们脑袋和背脊上抽动着皮带,顿时我的脑袋就如火烧一般疼起来。我看了看吴明,他的表情几乎跟我的一样。

  此时,在我旁边的不良少年呵呵地笑了笑,一脸麻木的表情。民警见状顺手抽了他两皮带,可是他依然保持着微笑的状态,似乎是对民警那两下的蔑视和讽刺。

  接下来哈尔滨治癫痫那家医院正规我们又挨了很多皮带,直到我们说了很多慌后他才住了手。

  我深深地记住了这些伤痛。

  后来我和吴明都被剃光了头,剩下的头发就像遗孤似的残留在脑袋上。我望着吴明的脑袋,很有一种笑的冲动,但是每当想笑的时候后背就像有针扎一样。

  我们一直被挂到了晚上,到了晚上时我们才别人接出去了,那个人的出现让我很意外,也很感动——他就是我的老爸。

  当时我老爸闯进了派出所里——我说他是闯进来的,而不是走进来或者跑进来的——然后指着某个民警的鼻梁让他放人。你应该知道那个民警完全没有按照我老爸的话照办的意思,反而蔑视般地坐在椅子上,手抱着头,双脚搭在桌沿上,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

  然而在我老爸打了一个电话后,那个民警差点就从椅子上摔下来了——回到家后老爸告诉我那是县长的电话。

  “是!是!是!”民警拿着老爸的电话,不断地哈腰点头,之后就把我们解开了。

  回到家后老爸便拿出一些药水为我们抹上,这些动作简直就像个女人。

  或许你应该知道,自从这一连串的遭遇发生后,我们在学校里就显得臭名昭著,老师望见我们就像望见一只很大的蟑螂一样,同学们私底下都叫我们二流子,不过我向天发誓,我喜欢这个名字。

  也是从这些遭遇以后,我便产生了两个想法:一是,我应该做个‘坏人’,二是,我们应该有个坏人的帮派,譬如斧头帮。但是要想有一个自己的帮派是不容易的,就拿斧头帮的老大刀疤七来说,他是在劈了几个人头之后才“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而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劈过一个人头,自然没有“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号召力。

  不过你应该知道,自从我们与斧头帮一战后,在小城已经小有名气了,而且加之我爸买药粉时在黑社会上的交际,我们在小城的地位已经“赫然”与薛小虎他们平着坐了。当时薛小虎他们的势力应该排在小城第三,但后来他们便和排行第一的“治安队”伙同在了一起,所以现在我们的影响力便独占了小城的第三位。

  当我有了这些想法后便告诉了吴明,吴明表示同意,于此,我们的“议案”得以全票通过,我们成立了新帮会,新帮会的名字叫做:城管队。

  其实,“城管队”这个名字是容易引起争议的,每当我们对人说我们是“城管队”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并不认为我们是黑社会,而是把我们当做了假冒城管的小鬼。其实,城管是我们所不屑于装的,因为它比我们“城管队”更臭名昭著,而对于“城管队”这个名字是无可非议的,我想:“他娘的有争议就有争议。”

  我们城管队在收进第一批人的时候是在两个星期以后。

  那时我们班进来了两个插班生,是一高一矮的生死兄弟。当他们来到我们班的时候,新班主任便把他们的位置排在了我们的前面,按照新班主任的想法,我们都是一丘之貉,所以很合适呆在一起。

  新来的班主任是个女人,你应该知道是那种十分凶悍的女人,是学校为了“维稳”而特地找来对付我们的。她每个星期都给我们上两节班会课,而我们收进那两个插班生做我们兄弟的时候正是在其中一节班会课上完以后。

  你应该知道那是一节像所有班会课一样枯燥乏味的班会课。当时坐在我面前的那两个插班生正拿着两张电影海报在桌子底下探讨研究。矮的一个拿出了一张日本电影海报,海报上面是一个裸体的人本女人,那个女人露出一对极具诱惑力的眼神。高的一个则拿出了一张美国(或者英国也说不定)的电影海报,海报上面同样是个女人,但不同的是她并没有裸体,而26岁的男性患有癫痫病8年,请问还能治疗吗?是有穿泳装的,就跟什么什么小姐比赛的一样。

  他们彼此研究了对方的海报,然后用一种极具专业水准的语言交流起来。

  “日本的女人像个肉包子一样,柔软松弛,但很会勾引人。”矮的一个说。

  高的一个“嗯”了一声,表示赞同,然后说道:“不过美国女人的肌肉十分结实,性欲十分旺盛。”

  假如你有在讲台上站过的话,那么你一定清楚这样的动作在老师的眼里是清清楚楚的,而新班主任的眼神又像猫头鹰一样,自然对如此“大胆”的举动无法容忍。当时她顺手就把手里的一根粉笔扔了过来,但是他们两个依然以中国特有的学者的精神研究日本女人和美国女人的差别,没有注意到老师的粉笔落到了自己的课桌上。老师见粉笔没有效果,于是加大了火力,把黑板擦扔过来了。黑板擦的速度极快,在空中发出簌簌的声音。他们俩被这声音一惊,抬头发现一块黑板擦正向他们飞来。高个子见状,赶紧把头低下来。这不低还好,这一低黑板擦就从高个子头上越过,径直砸在了吴明的脑袋上。吴明当时气极了,扔下了手中的圆珠笔飞一般地冲了过去要与新班主任理论。但你应该知道在小城这样的小地方,老师一向都是不会错的,只要学生和老师发生争执,人们首先就会想到犯错的一定是学生——老师是会错的吗?#p#分页标题#e#

  你应该知道当时新班主任并没有和吴明理论,而是大声呵斥:

  “滚下去!”

  她一边说还一边用右手的食指指着吴明的鼻子,当时新班主任的食指和吴明的鼻子只隔了一毫米。

  你应该知道自从我们成立“城管队”的时候我们就是坏人了,所以吴明并没有按照一个好人的标准听老师的呵斥——滚下去,而是跳将起来,冲到了讲台上。

  当时,新班主任见吴明冲了上来,赶紧做好了防御准备,登起马步,双手握紧了拳头在胸前交叉。

  咋一看,新班主任也是学过武的,这下遇到吴明可谓是棋逢对手相见恨晚。

  吴明见状,先是吃了一惊,想必没有料到新班主任还有点料,于是赶紧收了脚步,向后退了一尺,左手做拳右手做掌和新班主任相对峙。

  所谓敌不动,我不动,这是学武者决斗时最重要的原则。

  他们就这样相互对峙,大概对峙了五十八秒钟,就在五十八秒钟刚过去的那一刹那,新班主任倏然右手化拳为掌,径直向吴明推去。

  吴明始料未及,以为老师是不会先动手打人的,所以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受了一掌,当即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径直靠在了第一排课桌上。

  学武者决斗的第二条原则就是:趁胜追击,不留后患。

  新班主任见吴明受了一掌,败退一米半远,于是“趁胜追击”,青蛙似的从讲桌后跳出来,朝吴明使出了一招降龙十八掌。

  众同学被新班主任这一跳吓得不轻,直直感慨了半响。

  吴明靠在课桌上,见新班主任势不可挡,于是换势往旁边一闪。可没想到新班主任在空中变换了招式,使出了一招佛山无影脚。吴明躲闪不及,当即就被踢了一脚,摔在地上。

  吴明趟在地上后一动不动,我心一震,以为他被打死了。新班主任见状也脸色发白,惶恐不知所措。而班上的同学更是惊于色而惶于心,瞪圆了两眼睛。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吴明“活”过来了,他趁新班主任分神之际,双手撑地,使出了一招夺命剪刀脚。被这一“剪”,新班主任就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你应该知道,事后吴明就被叫到校长办公室里去了,这是他第二次进校长婴儿癫痫病能治好吗?办公室。按照小城教师办事的惯例,先是通知家长,待家长无法通知后才让吴明扫了一个星期的地。

  吴明也不推迟,扫地就扫地,练武的人就是这样的爽快。

  你或许能够想到,第二天我们正在教学楼打扫走廊的时候,那两个插班生就来找我们了。他们先是向吴明表示歉意,说吴明是因为他们才被罚的,后来他们就要求加入我们城管队,说是仰慕我们城管队很久了。

  “仰慕多久了?”我问他们俩。

  “从昨天开始的。”矮个子扳了扳手指:“总共一天半。”

  你应该知道被人仰慕的感觉是很爽的,就像郝阿福说喜欢我,我就会变得欣喜不已一样。

  后来我要他们宣誓,就像以前加入少先队员要宣誓一样。

  “新成员应该向帮会表明自己的决心,牢记帮会的誓言,激发做一名城管队成员的光荣感和责任感,增强为城管队奋斗的信念。”我振振有词地说,仿佛突然之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吴明在一旁坐着,只是笑。

  后来他们果然宣誓了。

  他们异口同声道:“我志愿加入城管队,坚决拥护吴明和王若西的领导,遵守帮会的章程,执行帮会的决议,履行成员的义务,严守帮会的纪律,勤奋学习,努力工作,吃苦在先,享受在后,为城管队事业而奋斗。”

  你或许能够想到,他们当时的表情就像入少先队员的时候一模一样,那样的稚幼和真诚。

  从此以后,他们俩就成为了我们城管队的第一批成员,因为是第一批,所以他们受到了特别的待遇。我和吴明商量了一下,分别授予他们东堂主和北堂主的称号。高个子小名叫阿大,是东堂主,矮个子小名叫阿二,是北堂主。

  我不知道他们家长为什么给他们起名叫阿大阿二,但我想他们的家长一定没有学过文言文和英语,不然他们可能就叫“庄子”和“杰瑞”。

  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自从我们城管队有了第一批成员以后很快就有了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发展到后来,其规模完全可以和斧头帮相媲美了,也完全对得住小城第三的名头。

  城管队的成员多了以后,事情也多了,我和吴明常常为了一些琐事忙得焦头烂额。比如有个兄弟给高一的一个女生写了一封信,说:“I love you”。后来那个女生叫了一帮人来要把他碎尸万段,他当时吓得差点尿裤子,后来我们叫了一帮人过去——比她的多十倍。终于,那个高一的女生不敢再叫嚣,也发誓不把我兄弟碎尸万段,还用一个吻作为赔偿——真是羡煞旁人。

  记得还有一次,有个兄弟在放学的时候被人打了劫——你应该知道他还小学未毕业,当时就吓得嚎啕大哭——后来我们找到了那个打劫他的人,他被我们拦下后,说:“我舅舅是派出所的。”这不说还好,一说我心里就起了一团团的怒火。当时我一巴掌朝他的后脑勺上拍下去,他立刻就趟在了地上,然后我又踹了他几脚,他还没起来,我知道他是装死的。随后我叫人拿了一桶水来浇在他的身上,我说:“老子烧死你。”结果他立刻爬起来飞一样地逃跑了,临走时还匆匆忙忙地把枪走的五毛钱扔在地上。

  虽然我们常常忙得焦头烂额,但你或许知道这样的“焦头烂额”是十分值得的:有很多人仰慕,没有人往自己的作文本上画乌龟,也没有人往自己的鼻孔里塞羊子屎。

  几乎是从此时起,我便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和灵魂沦落了,没有了理想和希望,所有一切的一切,只是继续在小城黑暗的角落里继续沦落。

  作者:艺小城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