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炝青蛤 >正文

黑子的爱情

时间2021-10-06 来源:不好犯上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黑子是一条残疾的流浪狗。
  
  黑子生下来右边的后腿就比别的三条腿细,走路的时候使不上一点劲,就好像是胎带的小儿麻痹一样。因为这,一窝四只狗娃儿,别的三只一到满月,就被别人抱走养活了,而黑子却是在两个月大的时候,被主人家扔了出来。
  
  被主人家抛弃的黑子,从此过上了饥一顿饱一顿的流浪生活。因为残疾,不光是人,就连同样在街上乱跑的脏兮兮的同类也看不起它,随时找机会袭击它。有时它好不容易从垃圾箱里翻出了一点吃的,还没开始享用,几只一直对它虎视眈眈的野狗,分工合作,有的围着它撕咬,有的就借机叼走了那点可怜的吃物。孤独的黑子身上的伤口从来就没有断过。
  
  就这样,在仇恨中长大的黑子。渐渐变得冷血、凶残起来。
  
  可是自从遇到雪儿,黑子性情大变。
  
  改变黑子的是爱情,爱情使黑子觉得生活真美好。
  
  雪儿是一只纯种的京巴,通体雪白的长毛,主人家在她的头顶用红绸子扎了一条冲天的辫子,四肢套着红色的脚套,走起路来,昂着头踩着碎碎的步伐扭动着肥嘟嘟的屁股,矜持得像一个大家闺秀。可是连雪儿的主人都不知道,雪儿患有先天的心脏病。
  
  那天傍晚,黑子刚和一群野狗打过,正躲在小游园的墙角舔着伤口,雪儿在主人的牵癫痫病怎样才能彻底的根治引下也来到了这儿。这是雪儿每天固定不变的放风时间,主人上班,一天都不在家,只有晚上吃过饭后,才有时间带它到家的附近溜溜。
  
  雪儿的主人放开它,就去和相熟的人聊天。雪儿已经习惯自己玩耍,它在草地上打滚,撒欢,不时跑到主人的面前作揖,就像一个撒娇的小孩,不远处的黑子看见了,完全被吸引了,忘了伤口的疼。
  
  就在这时,一条样子凶狠的黄色狼狗向雪儿扑来,欲行非礼,雪儿吓得浑身哆嗦,站在那儿动不了了。残疾的黑子像下山的老虎一样,扑向那条猥琐的狼狗。那狼狗见是平日自己的手下败将,竟敢来坏自己的好事,不由得气急败坏,转过头来张嘴向黑子咬去。霎时,两条狗战在一起。
  
  一向落下风的黑子,今天奇迹般地战胜了对手,没几个回合,图谋不轨的狼狗就败下阵来,落荒而逃,几只站在远处望风的野狗也一哄而散。
  
  惊魂未定的雪儿,步履踉跄地跑到黑子面前,伸出舌头帮黑子舔流血的伤口。黑子愣住了,从来没有谁对它这么好过,它浑身颤抖,竟像人一样流下泪来。
  
  从此,患难之交的两条狗就像是有了约定,每天傍晚雪儿随主人下楼遛弯,黑子必在那等着,它们追逐,嬉闹,好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这一天,雪儿的主人打算出门几天,就把雪儿托付给了朋友,雪儿是个很乖的狗狗小儿良性癫痫能治愈吗,但那一天却很狂躁,甚至还差点儿咬了主人朋友的手,主人急着走,也没想那么多,就连哄带吓地将雪儿捉住送到了朋友的车上,雪儿在车上疯了一般地乱蹦乱跳,凄厉地嘶叫着。
  
  车子从正在垃圾堆上刨食的黑子身边疾驶而过,黑子突然好像是有了预感一般,抬头看着远去的车子呆愣了会儿,就蹒跚着追下去了,但那车子跑得太快了,残疾的它怎么能追得上?
  
  从那天以后黑子就连刨食也顾不上了,白天黑夜地守在小游园的墙角,那是它和雪儿初次见面的地方,也是它们以往每个傍晚甜蜜相会的伊甸园,只是如今只剩下这形单影只的黑子自个儿了,雪儿呢,黑子问自己,然后又摇摇头,不知道。
  
  都说相思使人老,狗儿也是一样的,黑子急速地消瘦衰老着,很多时候它都感到自己快死了,但想到雪儿,它还是坚持着,不能死,它得活着,不然雪儿万一回来找不到它怎么办?那雪儿该有多伤心!
  
  第五天的傍晚,雪儿终于回来了,雪儿的主人牵着它进小游园刚一放手,它就疯了一般跑向黑子,蹲在那儿的黑子看到雪儿狂奔而来,却不敢相信,它使劲儿地晃了晃脑袋,它觉得自己是又出现幻觉了,这两天连饿带思念,黑子已经进入时而清醒时而混沌的状态了。雪儿跑到黑子面前,伸出爪子轻轻地探了探黑子的脑袋,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心里突然酸楚得发疼,它竭尽全力地往上挣了怀化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挣身子,却徒劳地瘫在了地上,它没有一点力气了。
  
  雪儿不顾一切地扑到黑子的身上,它们终于紧紧地拥在了一起。
  
  噩梦结束了,黑子和雪儿依然每天傍晚甜蜜地约会着,雪儿的主人其实早就知道两条狗相好,但他是个大度的人,从没有管过它们,黑子和雪儿每天都好像生活在天堂一般地幸福着,谁也想不到,更大的厄运即将到来。
  
  雪儿出事那天,好像两条狗都有着某种预感,黑子从大清早就心神不定地在雪儿家楼下徘徊,一向在黄昏遛弯的雪儿不知怎么偷偷地跑了出来,黑子看到活泼可爱的雪儿,一颗忐忑的心噗通一声落了地。
  
  两条狗像往常一样先是相互嗅嗅,然后结伴向草地跑去。它们时而将身体靠在一起做亲昵状,时而追逐嬉闹着在草地上撒欢儿。这时,没有任何征兆,跑在前边的雪儿突然停了下来,慢慢地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着闭上了纯净的眼睛。黑子见状大惊,它上前低头用嘴在雪儿的身上蹭着,死了的雪儿一动不动。
  
  黑子没头苍蝇般地围着雪儿急速游走并不时仰天长啸,那声音泣血般凄厉,但任它如何呼唤,也唤不醒雪儿了,最后它伤心地蹲在雪儿的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它。雪儿的主人找了来,确切地说是被黑子的叫声引来的,但已经晚了,雪儿已死,而依偎着雪儿的黑子眼里满噙着泪水。
  
  雪儿郑州军海医院治疗癫痫病吗的主人还没走近,黑子就汪汪地叫个不停,不让他靠近。就这样,两天一夜过去了,黑子就是这一种姿势,一动不动地卧在雪儿的身边,雪儿的主人想把雪儿埋了,可是只要一上前它就叫个不停,不让接近,雪儿的主人不忍心,从家里端来了一碗饭和一碗水放在黑子的前边,可黑子看了一眼,连嗅也没嗅,又转过了头,继续盯着雪儿。
  
  又是一个白天和晚上过去了,黑子饿得已经抬不起头了,但仍然不眠不休苦苦陪伴着已逝的伴侣,它不住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雪儿的主人实在担心,这样下去,黑子非饿死不可,怎么办呢?他就试着和黑子交流,说些雪儿已经去了天堂,应该让它入土为安的话,也不知黑子听不听得懂。雪儿主人拿来了铁锹,就在雪儿去世旁边的桂花树下挖了一个坑,把雪儿放了进去。
  
  黑子由于几天没有进食,已无力阻止主人的任何行动了,它只是泪汪汪地看着,艰难地拖动着残疾的后腿,挪到了坑边。当看到雪儿被埋葬,黑子在“墓”旁发出阵阵哀鸣,那一幕,看得围观的人也直掉眼泪。
  
  从那以后,每天的黄昏,也就是以往雪儿遛弯的时间,一白天都不见影儿的黑子,必会来到埋雪儿的桂花树旁,静静地卧在那儿一动不动。直到第二天的早上,才起身一步三回头地离去,如此这般地风雨无阻着,直到最后老死在了桂花树下,而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的三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关键在问题的所在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