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牛可之 >正文

[中篇故事] 旗袍王

时间2021-10-06 来源:不好犯上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不速之客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上海徐家汇的一条小弄里有一家陈记旗袍店,店主是个叫陈润根的老裁缝,无儿无女,带着个徒弟阿生。他根据南方女子纤细窈窕的身材特点,不断推出新颖款式,手艺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人称“旗袍王”,慕名前来订做旗袍的女人络绎不绝。
  
  一天,有个腰身细长的三十多岁女人,在一个戴鸭舌帽男子的陪同下,来到陈记旗袍店,说要订做一身旗袍。陈润根拿出排着名单的簿子,要那个女人写上姓名、住址,放在这里预约,以便联系或是定制完成后送货上门。
  
  那个女人伸出纤纤玉手,用铅笔签上“津香”两个字,住址是大东方纱厂。陈润根看了暗暗一惊,大东方纱厂是日本人开的,离徐家汇不远。老板叫松阪,这个叫津香的女人一定是老板娘。此时,陈润根的徒弟阿生也伸过脑袋,看后脸色骤变,双手禁不住捏紧拳头,朝津香怒目而视。
  
  原来大东方纱厂对中国女工特别苛刻,常有女工被折磨而死。阿生的妹妹就在大东方纱厂做工,去年生了病厂里却不准请假,活活累死在车间里。此刻,阿生上前一步朝津香举起了骨楞楞的拳头,却被津香身边戴鸭舌帽的男子伸手狠狠挡住。陈润根用目光严厉阻止阿生的鲁莽,然后对津香说:“我替你量身。”
  
  陈润根要求津香自然站立,然后用眼睛从津香的脖子开始,目测她的领高、领围、肩宽、胸围、腰长、臀围、袖长、袖口围等几十处,一口气密密麻麻记在簿子上。津香癫痫病发病的间隔时间是多久呢惊奇不已,她在别的地方做过旗袍,裁缝师傅都拿皮尺量身,而陈润根竟然是凭眼目测,速度又是眨眼工夫。“陈师傅,我不放心,你眼睛那么准?”“信就做,我做旗袍从来不用尺。”陈润根回答。津香想,能称得上“旗袍王”的,总有绝招在手,也就不疑了,说:“做!”陈润根问津香,旗袍要做什么式样。
  
  津香一笑,回答:“陈师傅,我是慕名而来,十分敬仰你的神奇手艺。什么式样能让我的气质更高贵,身材更优美,并且这身旗袍在上海滩独一无二,我就满意了。”陈润根又问:“旗袍上需要什么图案?”
  
  津香昂起脑袋走了几步,自命不凡地:“我是日本女人,当然选日本元素,要有樱花、富士山、红太阳、大海……”陈润根说:“好,我会根据你的要求,专门替你设计。”津香说:“好,五天后,我来试穿!”陈润根回答:“五天时间,旗袍不可能做好。”津香扬起细长的柳叶眉不高兴地问:“为什么?”
  
  陈润根实话告诉她:做一套旗袍从量身开始,进经过设计、选料、开片、缝制、试穿等多个步骤,他们师徒俩得做八九个日子。眼下订做旗袍的已有八位,津香排在第九位,也就是说要六十多天后才能轮到她。
  
  津香不耐烦地挥挥手:“你长不长脑子,把我的旗袍提前做不就得了?”陈润根向津香解释:来他店堂订做旗袍的客户,不管身份高低贵贱,先来先做,后来后做,谁也不许插到前面。津香一听满脸不悦,两条细细柳叶眉挑到额角。她来到中国这么多年,有哪个中国人敢癫痫会遗传给宝宝吗在她面前说个“不”字?她想了想,冷笑一声说:“我再宽余你些时间,半个月做好旗袍,一天也不能拖!”陈润根摇摇头:“这是我做旗袍的规矩,不能答应你。”津香仰起脑袋哈哈大笑:“规矩?你那个规矩是对你们中国人的,对我们日本人,这破规矩不如放个屁!”陈润根气得脸色煞白,朝津香说:“要改规矩,除非你剁了我的手!”
  
  津香脸色涨得通红,一个上海滩的小小裁缝,竟敢不给她面子!戴鸭舌帽的男子见主子发火了,立刻上前一步,按住陈润根的手,只要津香努努嘴,他使劲一按,陈润根的手腕骨就会立即折断。
  
  徒弟阿生不顾一切跑上去要保护师傅,却被戴鸭舌帽的男子一脚踹倒。陈润根朝阿生吼:“我的事你别管!”按津香的暴戾脾气,早让戴鸭舌帽的男子把陈润根的手废了。可是现在不能,她还有求于陈润根,于是大声喝住:“不许胡来!”
  
  二、奇怪退定
  
  原来,再过二十来天就是上海大东方纱厂建厂十周年纪念日。这些年,大东方纱厂除了拼命压榨中国女工的血汗,赚得盆满钵溢外,津香同她的丈夫松阪还交结了百里洋场的许多商界名流、各租界使节、以及明星大腕等。建厂10周年纪念日这天,她同丈夫准备在号称远东第一、上海最大的“百乐门”舞厅举办一场大型舞会,招待各方贵客。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还邀请到了日本驻上海领事、日军侵华司令部和宪兵总队的主要头目。要在上海更牢固地站住脚,他们必须要有各路硬实、牢靠的关系。因此额叶癫痫药物治疗,这场舞会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夫妻俩分头做着各种准备。
  
  到了那天,津香要陪同客人跳舞,她当然要想尽办法打扮自己。而在当时上海的交际场合,旗袍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各要人的夫人都十分注重为自己定制一套旗袍,好在舞会上光彩亮相。也就是说,舞会成了女人展示风采的一个独特场所。而津香又是一个虚荣心特别强的日本女人,她哪里肯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其实,津香来到上海后,就喜欢上了旗袍,衣橱里挂满各式旗袍。可是,真正让她满意的却是一套也没有。因此,她决心要在上海滩找到一家裁缝店,为她定制一套这次舞会上最漂亮的旗袍,让她在舞会上成为男女宾客的注目中心。
  
  可是,尽管她三个多月前就带着手下跑遍了上海滩,找了几十家裁缝店,可一家也没有让她满意的。正当她十分焦急的时候,她在上海新仙林歌舞厅参加一次舞会,发现有个中国歌女穿着荷色琵琶襟低开衩窄袖旗袍,图案为织锦缎,配以荷花、梅花等中国纹饰……而这套旗袍的绝妙之处,就是荷花上的露珠会随着歌女边歌边舞而晶莹滚动,梅花在纷扬的雪花中也似乎发出阵阵幽香,加上这个歌女身材修长,容貌美丽,简直是从天上冉冉飘落的仙女,真是美极了。
  
  津香眼睛都看直了,心里欣喜地叫道:这个中国歌女穿的旗袍款式,不就是自己许多个日子苦苦寻觅的吗?如果去掉荷花、梅花等中国纹饰,配以日本樱花、富士山、太阳、大海等图案,厂庆那天穿着它在“百乐门”舞厅翩翩起舞,长春癫痫科比较好的医院在哪肯定会群星捧月,引起轰动,获得各重要客人对她的注目,这对大东方纱厂的发展大有裨益,而且也能让她过一把旗袍瘾!她立刻向舞厅老板打听,得知这个中国歌女叫金铃。舞会结束,她去化妆室找到正卸妆的金铃,问她身上穿的那套旗袍是在哪家裁缝店、哪个裁缝师傅缝制的。哪里知道,金铃瞧了津香一眼,就像看到一头阴险、毒辣的母兽,脸一沉,背起小拎包,掉头就跑。
  
  津香不死心,去找别人打听,终于打听到了金铃穿的那套旗袍,是在徐家汇一个小弄堂里的陈记旗袍店缝制的,师傅叫陈润根,人称“旗袍王”。因此,她今天带着戴鸭舌帽的男子来到这里,要求陈润根在半个月内把旗袍赶做出来。眼下,时间是那么紧,这个陈润根又那么坚持规矩,她只得忍住心中的怒火,想出一个主意,对陈润根说:“好,我答应按你的规矩来办。不过,你得让我看看,你那簿子上记着多少客户,让我心里有个数。”
  
  陈润根便把簿子摊到津香面前,她们的姓名和住址果然一目了然。津香看罢簿子,声音突然变得凶狠起来,对陈润根说:“好,我依你的规矩办,到时做不出来,我废了你双手!”陈润根朗声回答:“中国人说话从来算数!”
  
  可陈润根怎么也想不到,横蛮的津香离开旗袍店的第二天,以前订做旗袍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前来退订。陈润根感到奇怪,他每件活计都精心制作,件件旗袍让客人满意,从来没有发生过退订。可退订是顾客的自由,他只得在簿子上划去前来退订旗袍的客户名单。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